剪纸里的年味
贴窗花、贴福字,是中国人春节不行少的年俗。小小的窗花,寄托着人们对新年新日子的神往和神往。  一把剪刀,一沓红纸,陪同了任心兰40多年。每到春节,她都会创造出一些应景的剪纸作品,送给乡亲们,有形态万千、憨态可掬的属相剪纸,也有标志吉利、富有的适意窗花;有涵义团圆、美好的龙凤呈祥;也有宏扬年代主旋律的“不忘初心 紧记任务”的正能量窗花。“每次县上安排送春联、送福字的活动,我剪的窗花最受欢迎,乡亲们排队等着拿,看到我们那么积极,我也更有创造的热情。”任心兰说。  说话间,一沓老鼠就剪好了,只见它们肚儿圆圆,胡须根根,抬着头像在寻食,拿在手里颤动绘声绘色。小小的窗花贴在窗户上,欢天喜地。背面,是任心兰多年的苦练和坚持。从农村妇女到自治区级非遗传人,任心兰说,这是祖辈的传承,由于酷爱,就一年年坚持下来了。现在,在永宁县非物质文化遗产维护中心,任心兰和她的传承者——女儿徐艳一同,带动了更多的妇女投入到剪纸、织造、串珠等的创造中。  “眼见着年轻人喜爱更多新奇特的东西,对传统创造不理解、不喜爱,我也会有忧虑。”任心兰说,为此,她也给剪纸融入了更多日子元素和年代特征。一幅题为“宁夏风景”的剪纸,有西夏王陵、镇北堡影视城的剪影,也有牡丹、山君、孔雀、沙与水等元素。乍一看,镂空的剪纸适意透着传统气味,细心一看,一切的元素都通过“改进”,在剪法上更活泼生动。  “我一切的创造创意都来源于日子,在田里劳作时,看到啥就揣摩啥,想好概括,晚上回去剪。”任心兰说,没有草稿,一切都凭幻想。剪纸演员的创造往往有着随机性。“或许灵光一闪,就再加个啥,变个啥样,张张剪纸都不同。”  从7岁跟母亲学剪纸,到20岁出嫁后一边务农,一边自己苦练、研究剪纸,任心兰坚持下来的动力是乡亲们的认可。“一开始仅仅自己剪着玩儿,后来周围的乡亲们看我剪得好,就都来找我,嫁娶也好,春节过节也好,只需他们买纸送来,我熬夜也给我们剪好。”任心兰说,这一坚持便是几十年。  现在,任心兰已被聘为永宁县望洪镇新华中心村新华小学的剪纸课教师。让更多孩子爱上了剪纸这门陈旧的艺术,成了任心兰的“小确幸”。  初心没有变,年俗没有变,变的是剪纸的方法和愈加丰厚、容纳的内在。任心兰说,剪纸是不行短少的年味,贴上的窗花,是这代人的酷爱,更是代代人传承的节日符号。(manbetx日报记者 徐佳敏 李徽 文/图)

Author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